相关文章

身边好人张闻明——潘玉相:河道“美容师”

推荐人:丁生莉 大新镇新闸村工作人员

推荐语:退休后的老潘,不愿意呆在家里享“清福”,而是“抢”了一份劳心劳力的活儿,成为了一名河道清理工,尽管又脏又累,可他却乐此不疲。

潘玉相,今年已经68岁了,是大新镇新闸村的村民。8年前,从企业退休后的他,并不希望自己的晚年时光就这样“打发了”,准备找点事情做做。“当时是想一来干活可以活络筋骨,二来也可以丰富一下老年生活,想想蛮好。”老潘这样笑着说。

平日里,他看见家门前的河里有不少垃圾,于是闲不住的他决定投身于河道清理的行列,当一名河道清理工。

他找到当地水利站咨询是否需要招人,水利站负责人看着他瘦弱的身材,跟他说:“河道清理是一件很累人的活,你能吃得消吗?”潘玉相回答:“放心,我虽然长得清瘦,但我的力气不小。”就这样,潘玉相成了一名大新镇河道清理工。

河道清理工与环卫工人一样,都是城市的美容师,不同的是,环卫工是“陆军”,而他们是“海军”。每天早上,老潘拿着自己做的一端有网的竹竿和装垃圾的袋子,骑着三轮车出发。他说自己做的工具用起来比较顺手,还可以根据需要加以改造。不管是艳阳高照的夏天,还是寒风凛冽的冬天,都挡不住他清理河道的步伐。

河道清理工作说简单也简单,说复杂还真是很复杂。虽说不需要太高超的技术,但由于地形特别、环境复杂,还真需要多动脑筋才能干得又好又快,还需要腰板硬、腿劲手劲都要大。“比如说夏天快到了,河草长得特别快,有时候我出门,得带两根竹篙,把两根竹篙伸到河里水草多的地方,然后用劲绕几圈,这样水草就会被‘带’上来,这样处理水草,要轻松很多。”老潘说起这些清理窍门来,头头是道。

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地与河道里的污物打交道,个中辛苦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工作一天下来,浑身臭烘烘的。因此,下班一回到家他就赶紧洗澡,但裤腿、鞋子上的污渍怎么都刷不干净。夏天腥臭难忍,冬天冷风刺骨,除了累,平时的工作也十分枯燥,甚至每天的动作都是重复的,很多同事的腰也因此落下了病根,然而老潘却觉得“不要紧”,依旧热爱这份工作。

在河边清理垃圾等杂物,有时河边湿滑,容易滑倒,再加上老潘年纪也大了,家人都比较担心,希望他去做轻松些的工作。尽管中间有多次调换工作的机会,但他没有选择。老潘说:“虽然清理河道比较脏,比较累,但我喜欢这份工作,不舍得离开这里了。”无论在哪一河段干活,老潘都是干得最好的。有时垃圾位置比较偏,离岸边较远,哪怕有一点杂物,他都要想办法清理,虽然有时候也会被隐蔽的树枝或石头绊倒,偶尔也会受伤,但丝毫不影响他清理河道的“劲头”。附近的村民几乎都认识老潘,都说老潘干活认真负责,干劲十足,很佩服他。

老潘平常喜欢读书看报,闲暇时喜欢与人海阔天空地聊天。遇到不平的事,他也会愤愤不平地抱怨一番。但无论如何,他在工作上从不含糊,就像做人一样,堂堂正正,没有那些弯弯绕。“权当出来玩,锻炼身体了。”老潘一副坦然的样子。

这份工作,老潘的工资每月1000多元,但他很满足。“你想想,一个人老钻牛角尖想不开,他会有个好身体?身体不好你还指望啥!”黑黑瘦瘦的老潘道理说得很直白。